手機網
微信

一代篆刻名家韓登安

2020年6月1日 16:57來源:蕭山網-蕭山日報

  韓登安(1905—1976),原名競,字仲錚,曾署名耿齋、安印、印農,晚年自號無待居士、本翁、西泠印人、湘南韓氏仲子等。蕭山義橋鎮人,少年隨父居杭州。家境清貧,僅讀了二年私塾,未正式上學。

  17歲開始為人刻印,至杭州解放前,一邊在舊政府任文書工作。同時,刻苦鉆研篆刻,并進入西泠印社,任總干事。新中國成立后,因曾為舊政府工作人員,雖經人民政府組織的政訓班學習兩年,但未分配工作。為謀生計,繼續為人刻印。1957年被聘為省文史館館員,并就命恢復西泠印社,創辦杭州湖濱書畫社,雖做出了一定的業績,但因“歷史問題”一直處于社會邊緣,沒有正式就業。“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更是受到沖擊。身處困境,卻視篆刻藝術如生命,不為生活的困頓而放棄,兼收并蓄,獨創小字印和多字印,終成一代篆刻名家。1976年3月,在貧病交加中悄然去世。

  寒門出高手

  韓登安出身書香門第,但到祖父輩已經破落,父親是個窮書生,在杭州某機關以抄寫文書謀生。韓登安年少隨父居杭,因無錢上學,于16歲時進武林鐵廠做學徒,不久,即因患肺結核病被辭退。

  受父親影響,又迫于生計,韓登安17歲便開始為人刻印,略收薄酬,補貼家用。在既無學歷,家無余資,又無背景,并且患肺結核病的困境下,韓登安只得借刻印手藝糊口。然而,父親卻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刻印的學問很深,《說文解字》中每一字便有多種字體,要刻好印,就必須從《說文解字》學起,練好書法,先學好正、楷、隸、草,然后再研習各種篆書。

  韓登安記在心里,更加努力地習練書法,僅篆書的摹寫就花費了上千張毛邊紙。他又設法借到幾部印譜,日夜摹寫印譜上的字體,足足摹寫了12本。這時有旁人開導說,自習而未經師傅指點恐難成氣候,因而他開始跑位于西湖孤山的西泠印社,虛心求教于印社中的金石書畫名家,如張釋如、周佚生、葉軒舟等先生。其中父親的小學同學王福庵先生,不僅是西泠印社的創始人之一,更是篆刻名家,便由父親出面請求拜他為師。作為同學之子,王福庵滿口答應,知他家境困難,還特地從上海匯來10元車費,讓他到自己在上海的寓所跟自己學習。因韓家清貧,加之韓登安謙虛好學,王福庵打破慣例,既不舉辦拜師儀式,也不以師徒相稱,與韓登安父親商定,以伯父叔侄相稱。

  或許因已經熟讀了《說文解字》,已習練了各種字體,為刻印而習寫反體字也得心應手,因而在王福庵看來是悟性頗高,故在上海日子不長便交代了作業,命他到家中自習,并將作業郵寄給他做批點。由此,韓登安的篆刻手藝得到極大提高,師傅王福庵也為寒門出高手而感到高興,對他寄予厚望。

  1933年秋,王福庵到杭州參加西泠印社30周年紀念展,其間,韓登安隨大伯師傅“遠師秦漢鑄鑿法,近習浙派趙次閑”,大伯深感滿意,并與數位社友一起推舉韓登安加入西泠印社,韓登安喜出望外,自此更加努力,又摹寫了十多冊各種字體的印譜。如是三四年,他的篆刻已受到印社同仁的好評。但他并沒有沾沾自喜,深感藝無止境,一如既往地習練。

  不久,因他能夠寫一手好字,被友人推薦到省議會,后又轉到省政府任文書。在官場上他的字雖已拿得出手,也可以此結交附庸風雅的官員,但韓登安一向低調為人,有人求字,總說自己寫得一般怕讓人見笑而婉拒。他善于篆刻逐漸為人所知,不少人前來求印,他也是能推則推,能謝絕則謝絕,從未在大庭廣眾顯擺自己。有人說他太忠厚,他確實忠厚,始終沒有以自己的書法、篆刻去攀龍附鳳,始終保持書生本性。

  1933年加入西泠印社后,他便把印社當作自己的家,還在百忙中擔當起了印社的總干事。這個干事并非什么職務,而是實實在在的“干事”,——維護印社庭院房屋,看守印社內的一切物品,打掃印社庭院,確保西泠印社的幽雅環境不受損壞。他以他的勤快,贏得了印社同仁的一致贊許,更贏得眾多社友和名家的扶持和指教,使他的篆刻技藝開始升華,漸漸成為浙派篆刻藝術的繼承者。

  印社是我家

  韓登安自17歲為人刻印始,便與西泠印社結下了不解之緣。起初,他只是作為一個愛好篆刻的青年,經常到那里去觀摩。自1933年正式成為西泠印社社友,尤其是被推舉為總干事以后,他更把印社當作自己的家。后任會長的著名書法家沙孟海曾說:“過去西泠印社是馬叔平任社長,韓登安任總干事,但負責的還是韓登安。”

  韓登安不喜歡張揚,作為干事的他默默無聞地操持著印社的雜務和每年春秋兩季的傳統儀式及日常活動。而這些大多是在工作之余做的。新中國成立初,西泠印社僅作為西湖邊的一個景點,供人游覽。1956年,浙江圖書館館長張宗祥提出恢復印社,并致信在杭大任教的夏承燾負責恢復事宜。夏承燾先生雖有這個資格,但畢竟有點年紀,便想到了曾任總干事的韓登安。夏老的召喚,喚醒了韓登安骨子里的那份責任和情感。韓登安雖自知人微言輕,仍興奮不已,更感到義不容辭,著手為復社這事張羅奔波。他拖著虛弱的身體,數次拜見當年浙江省分管文化教育工作的負責人黃源,得到黃源認可。嗣后,他在省文化局的領導下,穿梭于老社員之間,溝通、聯絡,奏響了復社的樂章。

  其時,韓登安雖然已被聘為省文史館館員。但在那個年代,他作為從舊政府過來的人深感辦實事可以,但承擔不起具體的責任。由此他提出了組建一個籌委會和恢復印社營業部的建議。這是因為西泠印社名聲在外,盡管當時僅為一景點,卻仍不斷有來人來函詢問、求教、求購。而經管這些瑣事,似乎更合適于他。不久,省文化局正式告訴韓登安,印社為“公助民辦”性質,叫韓登安放開手腳,自行籌備。并借給他5000元,作為恢復營業部的開支,但言明這借款以后要在盈余中歸還。為此韓登安聯絡了浙江圖書館館長張宗祥、浙江美院教師諸樂三、省文管委的沙孟海、省文聯吳洪等人,在張宗祥家中召開了第一次籌備會議,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他這才張羅營業部的用具、營業許可證、發票等具體事項。印社順利地正式對外開放后,先后接待了朱德委員長和日本等地客人。

  1959年,為了迎接新中國成立10周年,省文化部門要求印社舉辦一個盛大的金石書畫展,展示西泠印社深厚的文化內涵。韓登安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印社已受到上級和各方面的認可,舉辦展覽更可擴大影響。擔憂的是當時印社內竟然拿不出可供展出的藏品。韓登安只得拖著病體在杭州、上海來回奔波,通過老社員尋找藏家,苦口婆心地動員他們捐獻或議價出售。經艱辛努力,總算于9月25日完成預展,書畫、金石琳瑯滿目,得到省市文化部門的好評,更為以后西泠印社由私轉公奠定了基礎。

  同年,由于印社由省管劃歸杭州市管,市文化局為擴大杭州的書畫影響,決定在湖濱籌建一個書畫社,擴大杭州文化藝術對外影響。韓登安又默默無聞地為籌建這個書畫社付出了極大精力。

  盡管韓登安為西泠印社、為杭州湖濱書畫社的恢復、籌建,任勞任怨地做了大量工作,卻一直是個編外人員,連基本工資都無處可領,一直處在社會邊緣,雖然手有絕技,也沒有受到足夠重視,有時只能在書畫社樓上寫寫商品價碼標簽。同仁、友好心知肚明,也無能為力,但一致公認韓登安是西泠印社火種的傳遞者,主事于戰亂時期,復社于困難時期,功績不亞于創社四君子。

  終于成名家

  韓登安在師從西泠印社前輩王福庵習藝時,就沒有照樣畫葫蘆,“非襲其貌而求其神韻”。他通過老師圓渾線條的表象,抓住老師穩健的立骨刀法,“以刀法強調筆勢,在蒼莽中求其渾穆”。并大膽地一改老師以圓為主的刀法,以方為主,方中有圓。師徒間似乎有些差異,不懂者以為韓登安沒有學到師傅的正傳,只有師徒倆心領神會,因為他們內在的骨力是一致的。韓登安學到了老師的深處,學到了浙派篆刻的精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在印學史上,明清兩代的諸多流派一傳再傳,幾近定格。在韓登安看來要使篆刻藝術有所突破,必須推陳出新、繼往開來。這需要篆刻者有豐厚的積累,韓登安刻苦鉆研,在兼收并蓄中加以創新,這其中書法的根基必須扎實,韓登安習書60余年,除四體皆能外,又專攻玉箸篆,突破古法,做到外形勻整,線條深厚。但他仍不滿足,年過六十仍不斷摹寫先人王若霖篆書千字文。同時,他又學余紹宋的繪畫,得其蒼潤之勢,運用于篆刻的刀法之中;又學吳昌碩的輕松淡蕩畫風,習黃士陵的隸書入印,林林總總上下求索。上及周秦兩漢,下逮明清諸賢,從形式到內容,集眾之長為己用,豐而不蕪,贍而不雜,廣泛汲取養分。并由此而編撰《浙江印章石研究》《明清印篆選錄》,增補老師王福庵所著《作篆通假》,全方位、多層次地提升自己的學養,由平遠而深邃,由秀麗而渾厚,將勃勃生機顯于方寸之間。

  韓登安的篆刻藝術之優,最突出的是表現在他的多字印。多字印并非他的獨創,尤其是細朱文的篆刻在近代以來已相當普遍,而且技藝不斷提高,韓登安則是其中之翹楚。既擅長朱文印,又注重于清秀渾肅的風貌。其師王福庵雖然也能多字印,但刻的往往是一兩句詩詞;而韓登安則能將完整的一首詩詞刻于方寸之間。既繼承了老師多字印的風采,又突破老師的字數和風格,自成一格。尤其是創作于1962年至1963年間的《毛主席詩詞刻石》的多字印譜,合計36方,或取法戰國楚器銘文,或取徑金文漢隸、六朝碑刻,或以草書入印,或表現浙派傳統面目,或采用吳讓之、徐三庚家法。這其中以毛主席的《沁園春·雪》為最,將114個字以細朱篆書刻于6.4cm×6.0cm的印石之上,分十行排列,篆法如行云流水,舒展自如,百看不厭,深受同行高度好評,或參展,或被收藏,在一般人尚不知書法為何物的年代,他受邀去為中小學老師講課;在書法尚未登上院校大雅之堂的時候,韓登安可能是最早的播種者之一。他受印社之托為各地篆刻藝術愛好者傳授要領,將己所長,和盤托出,以自己特有方式培育新人,他以樸實的語言詮釋了篆刻藝術的高深。他有關篆刻的精辟論述在當時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

  韓登安雖身處困境,但專注于篆刻藝術的追求,為西泠印社的恢復和發展竭盡了全部精力和有限的財力。雖環境壓抑,卻沒有怨天尤人;雖步履艱難,卻自始至終對篆刻藝術精益求精。韓登安在篆刻上卓越成就,終成篆刻領域中的一代名家。

作者:文/ 王紓濤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 股票指数买卖怎么开通 手机赌场平台信誉最好 彩票开奖查询江苏快三 pc蛋蛋真能赚钱吗 股票投资顾问公司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 青海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怎么赢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11选五今天的前三 极速飞艇不连挂公式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河北11选5玩法 江西时时彩三星走势 360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快3加奖